《紅樓夢》書(shu)名中的“夢”字

2020-06-04 06:41:14來源︰泰州晚(wan)報作者︰馬經義

  在中國傳統文(wen)化(hua)中,夢歷(li)來被文(wen)人(ren)們濃墨重彩地渲染。以夢為基調的優秀(xiu)作品亦不在少數,如沈既濟的《枕中記》,李公佐(zuo)的《南柯太守傳》,湯顯祖的“臨(lin)川四夢”等等。《紅樓夢》更是在夢幻中演繹故事(shi),鋪排情節。那麼,在《紅樓夢》書(shu)名中,“夢”字有著什(shi)麼樣的文(wen)化(hua)基因呢?

  從古至今(jin),夢是中國人(ren)向往的生(sheng)存(cun)樣態。之所以這樣說,我們從三個層面來分析。

  第一,從文(wen)化(hua)層面上來說,構成中華(hua)文(wen)化(hua)的三大支柱——儒(ru)、釋、道(dao)——的終極目標(biao),皆(jie)是像夢一樣美好的允shi)怠/p>

  儒(ru)家和(he)道(dao)家yao) you)如中國人(ren)的mu)賾  Hren)在世間,腳踏地,頭頂天。儒(ru)家教我們如何腳踏實地,教我們如何對自己、對家庭(ting)、對社會乃至對國家擔負起一份責任和(he)義務。這是最務實的表現,也(ye)是我們現實生(sheng)活中的八小時(shi)之內。我們這麼做的目的是什(shi)麼?可能孔子會告訴我們qian) 揮型 ldquo;克己復禮”,才能“止于至善”。于是儒(ru)家給(gei)出了一系列的mu)dao)德規(gui)範並(bing)諄諄教誨︰只有我們都(du)道(dao)德自覺了,才可能進入(ru)像夢一樣美麗(li)的理想社會。從漢武帝“罷黜百家、獨尊(zun)儒(ru)術”以來歷(li)經千年,事(shi)實又如何wen)兀肯衩我謊拿覽li)。恐怕也(ye)會伴(ban)隨著像夢一樣的虛幻。但中國人(ren)追逐完美的夢境直(zhi)至今(jin)日也(ye)不曾停(ting)歇。

  如果說儒(ru)家讓我們自我實現,那麼道(dao)家就是讓我們自我ye) 健T詰dao)家看(kan)來,儒(ru)家的框框條條太多了,使(shi)人(ren)化(hua)性為偽而(er)扭曲變形。莊子說“天地有大美而(er)不言(yan),四時(shi)有明法而(er)不議,萬(wan)物有成理而(er)不說”,意即人(ren)應該(gai)mei)趴 約旱奶煨裕 he)自然萬(wan)物同歡暢(chang)。又說“乘物以游心,獨與天地精(jing)神往來”,即心游萬(wan)仞,逍遙(yao)于江河湖泊之上、大山溝壑之中。在這種極度自由的誘(you)惑下(xia),道(dao)家同樣給(gei)中國人(ren)編織了一個美麗(li)的夢境。這樣的夢境雖(sui)然不受牽(qian)絆(ban),但卻chuang)閃宋薷 盡?拊粗 shui)。

  如果今(jin)生(sheng)不能自我實現,不能達到理想的社會狀態,也(ye)不能自我ye) 劍 荒苠幸yao)游于離恨天外,怎麼辦?佛家會告訴你,祈(qi)求來生(sheng)吧!離開喧囂的凡塵,丟開這副(fu)臭(chu)皮囊yao) 蛭 蘭湟磺ldquo;如夢如幻如泡如影(ying)如露(lu)如電”轉瞬即逝(shi),修成正果後西天自有極樂世界(jie)。于是qian) 泄ren)又開始在佛家構建(jian)的夢中如痴如醉(zui)了,結果也(ye)不過“事(shi)如春夢了無痕”。

  第二(er),從you)尾忝嬪俠此擔 泄糯dai),一家一族,一朝一代(dai),興衰際(ji)遇,破(po)敗興旺,皆(jie)大夢一場。

  秦皇漢武,唐宗宋祖,今(jin)何在?曹家百年望(wang)族,君子之澤,也(ye)不過“五世而(er)斬”。歷(li)史,就定格(ge)在時(shi)間的長河中,而(er)一群群人(ren)、一件件事(shi),千絲萬(wan)縷,錯綜復雜,糾葛牽(qian)絆(ban)在一起。但這些不過就是在不同的時(shi)間、不同的mu)氐dian),由不同的人(ren)物上演同樣的政治游戲。偉大也(ye)好,草芥(jie)也(ye)罷,最終煙消雲散(san),最多化(hua)為文(wen)字定格(ge)在書(shu)本、岩石、墓碑(bei)之上。紅塵來去(qu)一場夢矣。

  第三,從個人(ren)層面上來說,只有在夢中,我們內心mu)惱媸蹈惺懿拍鼙蛔zun)重,我們的允shi)擋拍艿鵲玫鉸恪/p>

  《牡(mu)丹亭(ting)》中的杜(du)麗(li)娘唱(chang)著“良辰美景奈何天,賞tuo)睦質shi)誰(shui)家院”,她(ta)不知道(dao)自己會驀然心驚(jing)于一個夢里。這個讀著“關(guan)關(guan)雎(ju)鳩”而(er)不邁(mai)出繡樓一步(bu)的女孩子,卻在夢中見到一個書(shu)生(sheng)——柳夢梅(mei)。兩人(ren)一見如故,心心相(xiang)印。這場夢使(shi)她(ta)看(kan)到了被世俗遮掩著的內心世界(jie),使(shi)她(ta)開始為自己而(er)活。因為,雖(sui)有著如花美眷(juan),卻抵不過似水(shui)流年。

  夢有何用?百無一用。但誰(shui)又離開過夢?在現實中,它不是技能,不是知識,不能化(hua)為物質,但在精(jing)神世界(jie)里卻為我們每一個人(ren)開啟了一扇通向希(xi)望(wang)、唯(wei)美與浪漫(man)的大門。今(jin)天的我們不僅僅為名所驅(qu),為利所惑,更重要的是我們喪失了一份做夢的心境。正是在這個時(shi)候,《紅樓夢》似乎給(gei)了我們一個訪夢的機會,一個做夢的場所,一個尋夢的依托(tuo)。

k8彩票 | 下一页